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我的奢侈,是在門之後,聽孤獨一遍一遍地呼喚我的名字,彷彿一隻絲質的小錘,在我的心上一下一下地敲擊。 我好像已等不及在冬天來臨之前,終止我的旅行。 在這荒寂的路上,從未見過的花已在我身上綻開,從未見過的樹像百年之後不能謀面的朋友,已在我心上扎根。 軀體已經疲倦而衰弱,靈魂卻不肯停足消沉。 由衷的痛苦和疲累,像由衷的渴望一樣,彷彿只為那注定的失去而產生。 是誰,親自吹滅了那燭火?是誰,守望過我的憂傷?是誰,在荒涼的夜裡做過我的聽眾? 當一段情感伸出深情的手向我揮別,我站在時間的陰影裡,沒有流淚,只有,流淚的感覺。 如果有個人曾在某個地方等過你,如果夢來不及覺察就已散去,如果那隻手被吟誦之後又被詛咒,如果最終沒有愛作為唯一的回報。那麼,一分鐘的等待太久。 如同垂死之人,把燈火點燃,是為了把它熄滅。 如同肥沃土地,使花朵開放,是為了使它凋謝。 一段情感仿若乞討的孩子,在黎明前死去。他缺少的不是糧食,而是生存的理由和意義。 那麼,就讓淒厲的風幫助我忘記,讓蒼天去保守秘密,讓催眠的手指撫摸夢寐,讓一次又一次的憂傷在黑暗中遷徙。 太過隨意的女人是一束牆頭的草,她的生命是一座沒有門的房子。而太過嚴謹的女人如一朵不開的花,她的生命是一扇沒有鑰匙的門。 而我,以鳥的目光逡巡天空,在雪封的枝葉之上,這是否是一顆平凡的靈魂必須歷經的冒險? 我不怕無聲的旅途,我只怕往事如煙,今事如舊事。 當我站在昨天的風裡,感悟今天的花朵和詩歌,我彷彿終於領悟,愛情不過是一門簡簡單單的學問,它的深奧的道理,不過是一朵想像的玫瑰。 而我卻跌入這個自設的陷阱,並在其中浪費生命。 文章來源:歐囈語後花園 |殘雪的BLOG | 人在旅 |EWU Sports | 王春元的BLOG |阿pple平心而論 | 麻辣健康的部落格 |Reflections of a Newsosaur | 筱葉如風的BLOG |SciTechBlog |